nome

終當為情死

所谓的人生经历,大抵是不得已
很多时候都想要,成长能不能不要如此痛苦,为什么旁人是荆棘道,我却满身利刃
我所写的皆是谶语,不论故事如何开场,我都会让它导向那个地方……如果将之称之为命运,恐怕我自己也是信命由天之人
心里有声音在回响,像是古老的城墙里动荡不安的厮杀呐喊的影子

评论

© nome | Powered by LOFTER